太极阴软件

第三天,太阳照常升起,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每天都是好天气,但不是每天都有好心情,到了打扫战场的时候了,说得难听点,就是替战友收尸。

一大早,南方104期训练兵就在罗塞之墙下一处空地聚集起来。

850年夏,超大型巨人攻破罗塞之墙瓮城托洛斯特区大门,历经第一天上午的掩护居民撤退,下午的夺回战后。

227名成功毕业的训练兵只剩下168人,战死59人,死亡率大概25%。第二天训练兵中只有雷恩参加了清理巨人的作战,伤亡没再增加。

一名驻扎兵对着活下来的168名训练兵喊道:“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昨天我们已经清理完托洛斯特区的巨人了,战斗已经结束了,我们成功从巨人收复了失地!”

“太好了,终于赢了!”有人喜极而泣。

“弗兰兹,你看到了吗?我们胜利了。”汉娜掩面失声痛哭起来。

“那些该死的巨人终于被消灭了!”让恨恨的说了一句,马可杳无音讯,他很慌,不愿意相信马可已经死了。

不少训练兵都是热泪盈眶,这两天太难熬了,很多人睡觉都会做噩梦。

那名驻扎兵脸色一黯,接着道:“虽然赢了,但我们也伤亡了不少人,现在已经过了两天了,必须马上收敛战死者的遗体了!

你们也要去帮忙,如果辨认出熟人的话,记得把死者名字和一些所知的信息上报,我们需要统计死者名单。”

游乐园少女

霎时间,现场一片静默,众训练兵都难掩悲伤,三年一起训练的一些伙伴,关系好也罢坏也罢,再也不会活过来了。

一众训练兵戴着口罩,从罗塞之墙大门走进托洛斯特区,现在民众都还安置在罗塞之墙内,整个托罗斯特区显得有些荒凉破败,可以看到一些倒塌破损的建筑,不时还能看到一些血渍和残骸,被巨人吃掉时身体断成两截也是常有的事。

雷恩戴着白色口罩,沉默的走在街道上,不时可以看到一些驻扎兵团后勤人员用担架抬着一具盖着白布的尸体从旁边经过。

他看到了汉娜,她正啜泣着看着她的男友弗兰兹的遗体被收敛。

她泣不成声的说着弗兰兹的身份信息,一旁拿着本子的医护人员正在记录,两天前掩护民众撤退的作战时,他碰见了崩溃的汉娜,带走了她,弗兰兹的遗体就被她安放在这。

雷恩没有上前安慰,在寂寥的街道上徘徊,看着一排排空无一人的屋子,他终于回想起来,原来战友牺牲这种事,他已经经历很多次了。

接着他在街口碰到了阿尼,她脚下是一具女训练兵的遗体——米娜·卡罗莱纳,一个喜欢将头发绑着一对长发辫的黑发少女,就出身于托洛斯特区,最终,也战死在这。

米娜是阿尼的下铺,每天喊醒有些起床困难(低血糖)的阿尼。

阿尼很自责很痛苦,不停的说着道歉的话,墙就是被贝特霍尔德变成超巨踢碎的,虽然不是她动的手,但这锅她也得一起背。

察觉到有人接近,阿尼沉默起来。

雷恩走近,看到了地上米娜的尸体有些恍惚,这个温柔坚强的女孩死了,据阿明说,她被巨人用手抓住了立体机动装置的伸缩缆绳,从空中摔了下来。

‘雷恩,帮忙放我下来啊。’

‘叫哥,叫哥就放你下来。’

‘如果你不帮忙,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雷恩看着失魂落魄的阿尼,两人对视片刻,不约而同收回视线。

“很少看到你这种样子。”雷恩抱起了米娜的遗体,在他的印象里,阿尼总是站在一边一脸无所谓、对什么都提不起劲的样子。几乎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除了格斗课上和他打架的时候。

“我没有你想得那么坚强。”金发少女低着头,看不清她的表情。

“你知道吗,我有种很奇怪的感觉,昨天我听到托马斯、米娜、尼尔等他们阵亡的消息时,我并不是太难过,好像他们那个时候根本没有死。

直到我收敛他们的尸体时——他们才死了。”雷恩面无表情的说。

阿尼低着头:“可她死了,不会再活过来。没人告诉过你吗,你其实很扭曲。”

沉默了一会儿,雷恩抱着米娜走远。

“我总是看着朋友死去而无能为力”

阿尼望着雷恩远去的背影,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白皙的双手,马可和米娜死寂苍白的面容仿佛浮现在眼前,她吓得后退了一步。

‘就是你!我们的手已经脏了,该你了!’

阿尼坐在屋檐下,少女脸上都是泪水,她终于有点明白莱纳甚至贝特霍尔德为什么都沉迷于“士兵”游戏了,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忘记自己是个刽子手!

她之前还嘲讽过莱纳,现在想想,不过是之前她安慰自己,或者庆幸自己没亲手杀人。

此刻,阿尼已经决定了,不久后加入宪兵团后还没有坐标之力的消息,就先带走艾伦,这个地方,她没有勇气再待了。

将米娜的遗体安置好,雷恩看到了阿明,他正抱着死去的托马斯·瓦格纳,也就是他的上铺。

瞳孔微缩,手微微颤抖,雷恩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他已经把所有软弱都喂了巨人!

他想起去年演习时去托马斯家做客时,托马斯告诉他。

‘我并不是因为兴趣才来当兵的。因为大家都说,12岁了还在开荒或留在家的孩子都是胆小鬼和废物。我不是个坚强的人,但我也不想别人认为我是个懦夫。’

不知不觉,有些茫然的雷恩走到了一大团黄色透明胶质包裹的肉球前,萨莎正脸色苍白的看着里面混在一起的遗体。

萨莎声音有些颤抖:“这是什么?”

“巨人没有消化器官,最后吃下去的人都会吐出来。”一旁有个后勤人员解释道。

雷恩也觉得有点反胃,巨人吐出来的球状物里人的残骸互相纠缠在一起,根本辨认不出什么。

他拍了拍萨莎肩膀:“走吧,如果你晚上还想吃下点什么的话。”

“呕~”萨莎直接吐了。

雷恩摇摇头,扶着萨莎走开,直到走远了一些,萨莎才恢复过来。

“咳咳,雷恩,你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平静?你不觉得恶心吗?”萨莎用手捂着嘴,有些虚弱的问道。

“如果我说我见过更恶心的,你信吗?”雷恩平静的看着萨莎。

萨莎一愣:“突然觉得你有点陌生,抱歉,昨天你主动跑去参战的时候,我觉得你很疯狂。”

雷恩靠在墙上:“是吗?我其实也不能理解你对食物的执着。”

萨莎沉默了一会儿道:“你应该知道的,我当初就是为了吃饱才参军的。”

“现在我们已经毕业了,如果不是遇到了巨人袭击,我们已经进行了兵团选择了,现在过几天就会选择兵团,你又打算去哪?”

萨莎有些茫然:“不知道哎,好想回家!”

“你好像已经三年没回家了,有机会回去看看吧,布劳斯大叔肯定很想你。”

没再多说什么,雷恩转身离开,他是无家可归的人,地球已经回不去了,至于在道琼斯帕村的那个空无一人的小木屋,回去其实也没什意义了,除了前进,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干嘛。

一处街道转角处,罗布含着泪抱起了尼尔的尸体,赫里斯塔在哭泣,尤弥尔正安慰着她。

据目击的几个训练兵说,当时和7班分开的尼尔看到一名同伴被咬死,愤怒的冲了上去,可能是那头巨人注意力不在他身上,尼尔成功砍死了那头巨人。

可他自己也不小心差点被另一头冒出巨人差点抓住,在十米以上高空的他被巨人手指擦碰了一下,失去平衡掉了下来摔死了。

雷恩从罗布手中接过尼尔冰冷的遗体,他其实并没有什么小弟,和尼尔也一直是像朋友一样相处,尼尔感谢他的帮助,也很尊敬他。

但他这个“大哥”很无能,尼尔死了,除了替他收尸,他也做不了什么。

如果艾伦没有巨人之力,他也已经死了。

收敛遗体的工作进行了整整一天,不久后会分批火化,仍有一些人的遗体没有被辨认出来。

最后的统计结果也出来了,本次战役中,一共有173名士兵牺牲,大部分是驻扎兵团和训练兵团的人。

671人受伤,其中重伤113人,另有二十几人失踪,其实失踪的人大概率也是死了。

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可能会对战场有些热血浪漫的幻想。

但真正吞噬生命的战场就是这样,没有慈悲可言,也没有什么荣耀。人被杀就会死,谁死了星球也照样转,就这么简单。

所以,人们才会渴望着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