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视频app在线

apldo江湖规矩,关二哥可鉴,杨三爷不会出尔反尔吧!aprdo唐明杰突然喊道。

apldo放心,我杨三爷也是出来混的,规矩我懂!aprdo杨三郎点点头。

apldo你们谁先上!aprdo

唐明杰转头看着吴山三人道。

apldo唐爷,承蒙你五千万的照顾,我陈翁第一个上!aprdo

陈翁走了出来,毕竟,请他们出山是五千万,但若打赢了还有五千万,他自然想要那额外奖励了!

apldo百裂腿陈翁,请指教!aprdo

陈翁行了武者之礼!

apldo呵呵,北腿之百裂腿陈翁,我听说过你,在华北一带,你挺出名的!aprdo

果然,对方出动的正是那中年人,他站起来后,个子与铁钟差不多,肌肉如磐石坚硬。

apldo阁下,不报上名来?aprdo陈翁冷笑。

apldo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刚刚从牢里出来,坐了十五年,估计没什么认识我了,我叫姜雄,人称铁布衫!aprdo中年人裂嘴一笑:apldo当年,因为一拳打死了三个人,被关了十五年,出来后手痒,正好遇到在公海,我想打死人也不犯法了吧!aprdo

高颜值清纯美女微光粉饰唯美动人写真

apldo果然是你!aprdo

陈翁并不意外:apldo一个过气的垃圾而已,坐牢十五年,估计人都坐废了,小心我一腿踢断你的腰!aprdo

姜雄脸色瞬间变冷,双脚扎马,脚下的木地板都被他踩的裂开,厉喝:apldo来啊!aprdo

apldo百裂腿!aprdo

陈翁步伐一踏,爆发出豹子般的速度,一道重量级的甩腿扫出!

姜雄不避不退,以身来挡那一腿,只听砰的一声,他纹丝不动!

apldo不可能,我这一腿连碗口大的树都能踢断,绝对有六百斤,你怎么能挡的住!aprdo陈翁惊呼,出腿如无影,不愧百裂腿之名!

砰砰砰!

道道腿影落在姜雄身上,可他铁布衫确实可怕,稳若泰山!

apldo这铁布衫太厉害了吧!aprdo

吴山与唐明杰都脸色大变,那种感觉就仿佛见到无数人握着铁棍,怒砸姜雄,而姜雄安然无恙般!

apldo什么北腿,真是笑话,在韶州,你还没资格笑傲,滚回你的华北!aprdo

突然,姜雄以脖子硬抗了姜雄一腿,脖子微微弯着,猛然一回弹,陈翁身形不稳,从半空掉下来,但这时,姜雄一拳砸出,落在陈翁的腿上!

咔嚓!

陈翁的腿是自小以药酒泡大的,骨头坚硬,可却被一拳打折了骨头,断骨更是刺出血肉了,恐怖如斯!

apldo哼,看我废你!aprdo

姜雄又想打出一拳!

apldo我们认输!aprdo

唐明杰连忙大喊,然后让林辰去将陈翁拖回来!

apldo痛痛痛,我的腿,他的拳头怎么这么硬啊,怕是一拳有七百斤的力量了!aprdo陈翁惨叫连连,而林辰立即替他恢复断骨,然后固定,这个过程痛的陈翁直抽冷气,他终于也知道叫林辰来的好处了!

唐明杰深深知道姜雄的厉害,他看着吴山道:apldo吴大师,你的太极以柔克刚,不如你!aprdo

吴山一脸的犹豫,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估摸并非姜雄的对手!

apldo我来!aprdo

这时,铁钟走了出来!

apldo俗家弟子铁钟,请指教!aprdo

apldo呵呵,天下武功出少林是吧,秃驴,看我废你!aprdo

姜雄厉喝,铁布衫再度施展,他这武功已练至炉火纯青的地步了,再加上自小被药酒所泡,肌肉,身体细胞部被强化,是货真价实的玄阶初级高手,也是外功宗师!

砰砰砰!

铁钟施展罗汉拳,拳拳生风,勇猛刚进,却又不失灵敏生动,基本功极为的扎实!

姜雄被打的不断后退,却依旧毫发无伤,从远处看去,就仿佛铁钟在推动一块巨大的岩石般!

apldo给我断!aprdo

猛然,姜雄把握时机,一拳砸出!

咔嚓!

铁钟的左臂被打断了,下场与陈翁一样,骨头都刺了出来,鲜血淋淋!

apldo罗汉拜佛!aprdo

但是让人震惊的是,铁钟仿佛疯了般,用另外一只手再度出招!

apldo哈哈,有意思,我最喜欢打你这种不要命的家伙了!aprdo

姜雄亢奋大笑,面对铁钟一拳轰来,居然以头部去硬顶!

蹬蹬蹬!

只听沉闷之声后,铁钟连退,只见他的右手手腕被撞的骨折了,恐怖如斯!

目睹前方一幕,吴山被吓的双腿在发抖,怪叫道:"这还怎么战啊,唐爷,这钱我不要了,我不是对手!"

唐明杰忍不住长叹一声,看来西联码头与他彻底无缘了!

apldo罗汉插花!aprdo

铁钟并没有轻易认输,就地一滚,一腿向着姜雄的裆部踢去,他不相信,铁布衫这么无敌,身毫无弱点!

apldo你想找我罩门?你难道不知道铁布衫修炼,第一个就要学习的就是缩阴功吗?aprdo

姜雄双腿之间硬抗铁钟的一腿,安然无恙,反倒双腿一夹,咔嚓一声,铁钟的左腿也是被夹断!

简直就是人形凶器,身上下都是武器!

唐明杰与吴山都脸色苍白,知道必输无疑了,但是他们想不明白,这铁钟明知不敌,为什么还要拼命?

一时间他们都没有说话,主要是都被吓怕了!

"还有一条腿,待我废了你!"

姜雄坐了十几年牢,心性早已扭曲了,以虐人为乐!

"我替他认输!"

但这时,一道冷漠的声音传来,只见林辰站了起来,且缓缓走了过去。

"你?算什么东西?难不成你想战我?"

姜雄不屑的看着林辰,在他看来,林辰根本不像练武之人,反倒像是大学生居多!

"林老弟!"

唐明杰也大喊一声,没见到姜雄人如钢铁吗,除非以冲锋枪横扫,否则就是无敌的了,林辰跑出去战,估计要被打成废人啊!

"他不是医生吗?"

吴山也是脸色大变,就连他也不敢插手这事了,一个初练太极的小伙子也去送死?

"放心!"

林辰对唐明杰点点头。

唐明杰轻叹一声,虽然很担忧,但见是林辰自己的选择,他也没有阻拦了!

"唐爷,你们那边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了吗?派这么一个毛头小子来送死?"

姜雄轻蔑笑道,又看着林辰:"小伙子,给我滚,就你也配做老子的对手?老子专灭出名武功大师,你连武功大师都算不上,老子不屑出手!"

"你叫我滚?"

林辰步伐依旧不停,他觉得这人武功平平,但性子却太残暴了些。